like sunday,like rain

关于

2017.12.19

平静下来后,总想写点什么。
昨晚知道去世消息之后,我自问是没有希望了所以选择了消失一段时候,把手机关了想要认真地写作业。耳机里的歌是随机的,时不时切换到的热烈的舞曲也没有办法拉回我的思绪,状态大概是,想哭,但是哭不出来。
字是一个都敲不出来,没有办法思考,只是一个劲儿的发问,到底是哪里出错了,这一定是梦。但是一方面头脑很清晰的告诉我,他确实走了,以一种我最无法接受的方式。
暖热的洗澡水冲在脸上的时候,像是无声的泪。最后还是在宿舍阳台痛哭,舍友没有质疑,他们的理解让我倍受感动。
我没有追过闪,但他们对我的意义实在是太过特殊。从前与妹妹关系并不太好,妹妹家里关系也不好,她自身的情况大概已经超出她的承受范围,她说她拿起过刀,但是怕疼,也怕妈妈难过。我没有帮助过她,这是我最难过的过往。我没有参与,没有援手,我一无所知。
后来她开始追闪,总是对我说他们的好,也是那段时间,我开始关心起她。我们无话不说,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一抱在一起哭着说真的羡慕别人,一起学过闪的舞,一起守过直播看舞台。我还没有追过星,我还不知道李昇基,我不知道司机,不知道神起,不知道少时。但是我知道闪。
妹妹后来去了演唱会,说他朝她脸泼水,还说喜欢漂亮女生在第一排。拿回来的应援棒我们一起关灯挥舞胡乱尖叫。妹妹说他家是湖蓝色,我家是薄荷绿,我们是亲人。我说嗯嗯,我们喜欢的人的应援色都很像呢。
后来她渐渐脱饭了,但是时不时还在关注。记得这个暑假,她拿出全部专辑给我看,说当年怎样怎样,明年十周年了,一定要去看。
昨晚我打电话给她,电话那头没有一点声响,什么都听不见,我默默地挂断了。

今早她跟我说,我觉得自己还在做梦,我以为我回头还能看见,他们是我的家人,他却不等我了,我的灯塔不亮了。

我不知道说些什么,聊着天我也哭了。
她发来一张冰淇淋的代言图,他一副开心的样子正在打游戏,跟我说,姐姐,回来我们去吃冰淇淋吧。
我说,去吧。
就在家附近的那家店,第一次去吃,也是因为闪代言了。
总有人说往事随风,而我总想着稍纵即逝。在生命中爱过、清晰过的人,我们总是难以接受他的离去。他令人着迷的歌声,令人心动的温柔,都像一首首诗,记在你的生命里,记得日后时常翻阅。
我尊重他,我理解他。
辛苦了,这三个字我终于能平静地说出口了。
真的辛苦了。
晚安啊。

评论
热度(2)

© 庶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