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ke sunday,like rain

关于

追自己的人 2015.12.26

基础写作的期末考试。

其实最终交上去有点出入,但这里没有修改。


                                  追自己的人

    知道自己被录取的时候,我在离家约莫3000公里外的内蒙古。在公车上,依偎在华师同学的肩上。在摇摆不停的车上,望着蔚蓝的天,鱼鳞状的云想着要开始,一场追逐。

    大学没有想象中的靓丽但并不意味着它不美好,只不过没有摩登阅览室的图书馆;没有空调的课室;没有形色穿行的学长学姐在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校区里。记得第一个月,我忙着办各种业务:银行卡,电话卡,网卡,旅游卡……所有的东西都去尝试着独立完成,想要努力摆脱过去的青涩模样。上课时,偌大的校园里我独自一人,背着书包,拿着手机,匆匆赶在各种课室之间。

    八个人的宿舍里溢满着欣喜,我们忙聊着过去的种种,和对未来的期盼。我们都想要去实现梦想,都曾在忙碌的学习中抬头畅想、品尝梦想的滋味,细嗅未来的浅香。那是种若隐若现的香水,在成熟女人的脖颈处,随着脉搏释散诱惑。而我们在一步步中,追逐,那个擦拭香水的自己。

    有一天,我在微信上发了一句:我不想只是羡慕你,我想要成就一个自己。

    一个同学出国了很久,她很优秀,优秀得让我惭愧、无地自容:她精通三国语言;她能轻松地跑上二十多公里;她曾徒步旅行,穿行在国外葱郁的树林;她攀登一座座陡崖峭壁,手臂上是结实的肌肉;她用镜头记录每一个角落的风光,寄来世界各地的明信片。我是那么的羡慕她,所以我向她看齐。我开始在床头装上阅读灯,每天睡前看一个多小时的书,开始每天第一个去班里上课,提前上晚修,学会用音乐安慰自己,学会用阅读去换位思考。我尝试用自己仅有的思维去看这个世界,去听,去想,去思考。

    有一次,她问:“你现在过得好吗。”

    我说:“挺好的”,又说“有很多时间看书呢,也有很多时间去运动。”,过了一会儿又匆匆打上一句“一直做着喜欢的事情。”

    几个小时候,她回复:“很好!!太为你开心啦。”

    我看了之后,在很久之后回复,“也希望你过得好,晚安。”

我其实想说谢谢,但她会很疑惑。有很多时候对方不清楚对你有多大的影响,但是你很明白,并且使这个影响一直下去。

我不善于表达爱,往往对于爱的最深的家人,却轻易不说“爱”字,轻易不说“想”你。在一个早晨,望着宁静的七星湖畔,我突然拿起手机拨号,接通之后,我快速地说:“妈,我想你了。”听筒的那边笑着说:“啊,这样啊。”我甚至能想象微卷的发梢轻轻靠在她的背上,眼角几条深浅不一的细纹,坐在茶楼里清洗碗筷的勤快模样和夹杂着客家方言的粤语。这是叫思念吧,还是叫爱呢。

我们都在追逐,有人追逐着金钱,有人追逐着事业,有人追逐着家庭,有人追逐着被他人嘲讽的梦想,而我追逐着那个满怀梦的自己。她走在我的跟前,我追在她的后面。我会被落下,会摔,会痛,会怕。但我不会停,因为她是我,是我要追逐的人,是我要成为的人。

有人问:“我读过很多书,但后来大部分都被我忘记了,那阅读的意义是什么的?”,有人答:“当我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我吃过很多事物,现在已经记不起来吃过什么了。但可以肯定的是,它们中的一部分已经长成为我的骨头和肉。”

当我坐在扎人的草地上,脱了鞋子又脱了袜子晒着属于波海公园的阳光时想着,那么追自己有什么意义呢?一盒紫菜包饭下肚后,吸上一口奶茶回答说:这个意义总因人而异。



评论
热度(3)

© 庶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