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ke sunday,like rain

关于

2016.3.16

2016.3.16

 

时隔好多天,终于静下心来写写自己了。

 

 

  1. 那些

开学之后发现在校区的生活依旧不忙不燥,除了放假太久对家有很大的眷恋感,一切照旧。我依旧没有瘦下来,大家不过是烫了烫头,初来乍到的第一场雨,把恋家的气息冲的四处飘荡,对新学期,我还没有准备好。和宿友们(不同班的四个)错开的课表,让我在宿舍里享受了许久的平静。没有阳光,窗外漂泊着朦胧细雨的早晨,风吹进我的被窝,凉透了我的双臂,蒙着眼又睁开的一瞬间,看吧,又是新一天。早就习惯了先穿衣梳头再梳洗的我,每个早上都是在自己台灯的指引下,找到一天灵魂的起点。

曾经说笑着别人不怕寒的脚踝,如今自己也一样呢,因为没有长袜。我在想是不是所有人都曾这样的不屑这个周遭,却依旧接受同化,成为习惯。

躺在自己床上看书最为惬意,然而第一周是在床上看漫画。

第一周上着新的课程,抬头看着清一色的新老师很是不适,课程也变得更理论化。文学理论的老师让我们把教材扔掉,因为全是“正确的废话”。让人哭笑不得,这样有意思的老师,多久没有遇到了呢?有些初次见面就被我嫌弃的师长,第二周一上课,却又觉得的他们可爱起来,那些说话的语气和态度好像也并不那么讨厌呀。要求严格的老师现今看来,就是一个爱文学的小老头,痴醉不知所言。

原本打算学的大提琴还是放在一边了,难过了好些天,人啊,为什么总会被局限和束缚呢,如果到了另一个做我想做之事的世界,是不是不会有烦恼呢?会不会再也没有人挑战自我呢?

应该不会吧。

人一旦安居乐业,一旦缺失危机,一旦离开理想,就是无意义体。

(最近拜读伊藤计划先生的作品,整个人都开始不自觉的害怕一些未知的符合理想的梦想世界。)

前些天走在散步的路上,新鞋子把两边小趾都磨出了水泡,一路痛着。可是我的双脚实在是太冷了,没有疼痛可能感觉不到我的脚了把。曾经我的脚有没有暖过的呀?哼?

昨晚终于读完了《一个人的朝圣2:奎妮的情书》这本书。思来想去,到底自己有没有信仰呢?或许是有的,只是没有相信那些神明,只是选择相信一些身旁的事实而已吧。觉得奎妮的爱,真的很沉重呢,如果爱一个人那么累,我都不知道要不要了。不过一切都没开始呢,奎妮爱上了有妇之夫,对谁都很难。但她,没有选择拆散而是选择陪伴,也是一种长情、一种信仰吧。

曾经,也不过是曾经,不至于告别,但总得前进吧。

不走,好不甘心。

走了,又不舍得。

人啊,就是贪心啊。关于生活,永远没有“满足”二词吧,什么是理想的生活状态,所有人都只是在寻找,就算到达目的地了,也停不下来。

因为需要不断地维护。

何时是尽头?

 

 

 

  1. 谈谈

像我这样的人应该很少吧,一直变更这理想的我,一直想要追求理想状态的我,感觉自己都可恨可恶起来。最近失落是因为,迫于无奈放弃了大提琴,天台却又同学在坚持拉琴,感觉窗外的雨丝,都落在脸上,跟喷雾一样蒙上薄薄的一层,骤然夺去我的呼吸。今天的天气无声得让我害怕,一阵阵阴沉的云雾压在头顶下,时刻注意脚下是否打滑,手中撑着的伞无数次变换角度也挡不住袭来的细丝,无力的敲打着我的脸,冷却了我的心情。

一直都在偷懒的今天啊,下午气的闷的自己啊。

气冲冲跑去买了两杯珍珠奶茶,倒在玻璃杯的时候,就像突然翻起来的海浪,小部分拍打在裤子上,啊,膝盖就这样湿了,浸濡着香甜黏腻的奶茶。一干两杯之后,撑着的肚子,突然有了暖意,跑去洗澡,被洗澡烫去了寒意。

心情就是变化莫测啊。

突然有了想法,指路灯“噔”声在脑海中点亮。

我可以练字和练画画,一样是我力所能及却并非超群的技能呀。于是果断问朋友下单两本漫画技法教材。昨天下单了心经抄写本。

宿友问:欸?你信佛吗?

我:不信,但我信它令我舒心。

今晚依旧是偷懒好了。

 


评论
热度(3)

© 庶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