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ke sunday,like rain

关于

写作实践一:失与得

曾经也看过王家卫导演的电影,《阿飞正传》、《重庆森林》两部已然将我搅得不知所措。画面与台词都精致的无可挑剔,从我看来,王家卫导演的片子不经二遍三遍四遍,不可尽知其意。《东邪西毒》不同于一般武侠片,少了打斗多了情怀。

此番,只讲人物,不提其他云云。

黄药师年轻时的放荡不羁,正如欧阳锋所说的“爱他的人很多,他伤害的人也很多”。他伤害了盲武士最爱的女人,伤害了慕容嫣,伤害了盲武士,最终自己也遍体鳞伤。他每年来一次沙漠,找欧阳锋饮酒,或许他最可在欧阳锋面前不羁,因为他不怕伤害他。黄药师钟情于欧阳锋的大嫂,而大嫂又钟情于欧阳锋,偏偏是欧阳锋伤他最深。年复一年,或许是受够了等待,又许是看透了事故人情,冷暖自知的他,定是不愿意再记住从前,将那坛给欧阳锋的“醉生梦死”灌喉而入心脾,沁去了他的焦虑,不知是否真的什么都忘了,但至少令他爽快地鞭马而行,消失在清晨的大漠,扬起释怀的黄沙。嫉妒吗,对欧阳锋,那一坛酒就抵了吧。

盲武士在家乡有妻子,那里有桃花,他说要回去看一眼在瞎。片子里的他风尘仆仆的来,由英姿飒爽的走。他说再见黄药师一定要杀死他,却说是眼盲了所以不杀;他留话给黄药师说有个女人在等他。友与爱之间,他早已选择了友,对于黄药师,他许是恨过,却最终原谅了妻子与黄药师。这应该不能说侠义忠胆,只是一个单纯由平凡的人为了保全他人,舍弃了自己。说是命,对他而言,真的如此吧。那日决战省下的灯笼,那日第一次听见难得刀快血喷的风声和那些红艳鲜嫩的家乡的桃花,还有一个诀别的吻。

慕容嫣与慕容燕因爱出现也因狠出现。欧阳锋说“那日,黄药师跟她开了个玩笑。”黄药师说“如果你有妹妹,我一定娶她。”他们相约却未守约。那几声绝望的叫声在沙漠的树下绵延不绝。她来找欧阳锋杀了黄药师,何奈兜兜转转,解铃还须系铃人,在欧阳峰的几番细说下,她懂了。她说“如果有一天我问你,你最爱的女人是谁,你一定要骗我。”可她最后只问到了不是黄药师的欧阳锋,他也很随意得答道“就是你啊。”她听后又哭又笑在一树枯木下自我放纵,后来就走了,一介堂堂大燕国的公主,在与影对剑,溅起的水花,泛起的涟漪,在平静之后,她名为独孤求败。

洪七许是最乐天派的人了,他出现的时候,似乎大漠也不如此无情。他战马贼时依旧脱去了欧阳锋为他备上的鞋子,不管哪热沙灼脚,仍是手起刀落。他在大战众多马贼时的毫发无伤却为了一落魄复仇女断指,正如欧阳锋所说“尤忌七数”、“洪七不会为我所用”,他违背了欧阳锋请杀手收费的原则,也违背了自己不带妻子闯江湖的原则。也对,“谁规定闯江湖不能带老婆!”望向他一路北去的身影,所谓无忧随心,江湖闯荡所示需要这种人吧。他不知道是他最终击碎了欧阳锋的伪装。这个洪七,真是个人物。

欧阳锋,在大漠中疗伤的人,在夜里风尘四起的宁静里舔舐伤口。关于爱与被爱,关于说不出口的话语,那句“我喜欢的人是你”。他开始干一些帮他人雇杀手的营生,“杀个人其实很简单的”的他却劝住了慕容嫣,什么都计较的他为洪七备了鞋子又费尽了唇舌……很多人说欧阳锋就是太固执太迷信,他时常看黄历也信黄历,如此这般,那女人也较真地成了他大嫂,他让她跟他一起离开,结果也不过夕阳西下,孤身处于荒漠。他没喝下那坛“醉生梦死”,只因太多事情痛的不想忘记。那女人的音容笑貌,那女人手掌的触感和温度,那女人骑马嬉戏的场景,和那说不出口的爱。干着杀人的血腥事也麻木不了心中满腔的爱恨情仇。那句戏谑的“我最爱的女人不就是你咯”,原是想骗慕容嫣却在欺瞒之后伤到了自己。后来在一片光影交错下,他眼神迷离地说“其实换个人,才发现有些话也不难说出口”。

大嫂,一个我见犹羡的女人。雪肌绯唇,一袭红裙,一头乌发,犹如仙女下凡,确实让人沉醉不知所以。手执圆扇,半倚窗台,枕着下巴,就静止着看微风掀起她黑丝来轻抚她脸,又撩拨他人的心弦。就是这样一个女子搅乱了两个男人——欧阳锋和黄药师,还有那未曾谋面的欧阳锋的大哥。她说“他都没有说过爱我”,又说“其实说不说又有什么所谓”。所有的一切源起一段情,又断了这段情,两个执拗的人,玩弄着感情来证明对方,时光荏苒过后,才明白其实爱无需可以证明。最终落得如此下场,只怪当时太执着于开口说爱这个字。

后来的后来,当初的人都有了归宿,走的走,死的死,还有谁呢?留下一片大漠,几棵绿木,一汪小池。欧阳锋最后也走了,大家曾在荒漠交错、相识相知,寻得答案后又再去追寻另一个答案。黄药师去了桃花岛,欧阳锋回了白驼山;洪七去了北方,盲武士的魂回了家乡;慕容嫣去了洞中练剑,大嫂回了从前的往事里沉寂。他们的故事就这样无始无终,亦去亦归。

有人说《东邪西东》是一个讲着所有人的故事的影片,每个人都能找到自己的影子;有人说曾经也在风里感受到女友的泪在脸上干去,像极了盲武士强吻孤女是脸上的泪痕,像极了再也不见,像极了生离死别。其实,这就是成长,在失与得之间不断反复,在这之间不断地受伤后再痊愈,不论是亲情、友谊、爱情还是面对着自己家,都是一个人的事,再说,又有谁能够帮你呢?不过是找块净土,佯装闯荡地逃避你所害怕的事情,经过沉淀,最终离开,又回到原本你来的地方。

“有人告诉我,山的后面还是山。但我还是去翻了。”

很多东西,时间都可以抚平。所以在大漠里的一切和他们的过往不过是如同它的英文译名一般是“时间的灰烬”,被风吹散后,又在其他地方复燃。

 

 

                                                                                     2016/4/4

                                                                                         庶棗-


评论
热度(1)

© 庶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