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ke sunday,like rain

关于

2016.8.29 三日涠洲(1)

原先我的暑假并没有任何计划,直到有天小茜茜微信我这个从未耳闻的小岛——那么远又那么近。

出发前一个晚上,我和老黑在小茜茜家过夜,滚来滚去一个晚上的我们又感觉到了幼时即将结伴小游的心情。我和老黑聊了很多关于ly的事情。灯光全灭,深夜的深圳只剩下窗外零星的路灯和不时呼啸而过的行车,在每一个对话的结尾,都是无尽的沉默,对比从前少了无知的哽咽,我们都选择的接受,没有打算要去反驳什么。

老黑说:“我妈说ly以后可以帮我什么,我说没有,那yy呢,我就没有讲话了。”

讲完这句话后,我也开始我以后能帮别人什么呢,我是不是有一天也会被估算自己的分量呢。我道声晚安后就卷起被子,转身而眠。

 

第二天一早跑去高铁站和三三会面,上了高铁就放下椅背开始进入睡眠。期间昏昏沉沉也醒过几次,看着窗外飞逝的植被,催着我又沉沉的睡下。几乎花了一整天在交通上,转了一次高铁,又搭乘了渡轮。摇晃着就到了,下船的时候嗅到了海的腥味。拉着箱子一路走着,天像是彩绘,海是由淡绿一点点过渡到浅蓝的,岸边的细沙一直延伸到海的深处。直到我看不到的远处。

 

我从没有见过深褐色的红土,没有见过连绵的墨绿的香蕉地和带着些橙红色的深蓝的天空。我们就这样一路望着外面的风景回到了民宿,开始卸下行李和防备,用自己最大的宽容是感受这里。躺在床上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想去的地方,计划着要怎么留下纪念照,充电的设备,所有的一切就在叽叽喳喳中成型和结束。看着自己一下子就晒黑的脚,痛心的关了灯。

 

第二天一早睁开眼,身体好像被什么压着一样,动弹不得,昨天一天的奔波和高昂到了清晨就像刚经历了一场极致的磨难,每个骨节都似乎在抗议,敲打着我缺眠的神经。磨着磨着就拖着疲惫的身躯去洗漱了,除了三三其他两个人还倒在床上,只有浅浅的呼吸声能证明他们尚在人世。打开电视发现是奥运会,就啃着面包看了起来。


评论(7)
热度(2)

© 庶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