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ke sunday,like rain

关于

2016.9.3

三日涠洲(3)

 

下午趁着天凉快些就前往了圣堂——某个传教士当年来到这个偏远的小海岛上建立的一座欧式的教堂。

和周边破旧的小屋不同,岁月只在圣堂的外墙划下痕迹,植物一点点攀爬在它身上。阳光透过彩色玻璃落到一排排整齐的座椅上,我坐着,面对着圣母像,好像被圣光笼罩。想起信仰天主教的奶奶,在这个全是客家人的亲切的海岛上,她是否愿意与我一同前往呢,如果从前有机会。

 

等到夕阳燃烧天空,我们沿着一条小路漫步到市场。

 

海水倒映着岸上的橙黄灯光和深蓝色的天空,船只停泊在岸边,被不时的涟漪带动着船身上下轻微拨动着,像是一位哼歌的微醺老人,随着节奏晃动着脑袋。买着一个切好的大芒果,原路返回。只剩下满天的星星和一轮弯月簇拥着我们一路归去,小坡上早已废弃的渔船,某户人家门栏上挂上的绿枝丫,还有那些瘫在地面上微微喘息的看门狗。有些害怕没有路灯的道路,就开着手电筒和音乐在没有人的路上一直扯着嗓子唱歌,就像四个喝到烂醉的人,在路上吵吵闹闹。当时的我们,有着天不怕地不怕的勇气和无限的力量,能够靠着手上的芒果和西瓜,见一个杀一个。

 

那晚,我们啃着西瓜和芒果,为张梦雪夺得首金而尖叫。

 

五点的闹钟,六点半才挣扎完。匆匆吃着早餐就背上行囊冲向民宿旁的五彩滩看日出,大口喘着气终于赶上了惊艳的一幕。太阳在海天之间挤出来,在饥肠辘辘的我看来,就像是夹在两块面包里的半生荷包蛋,里面溏心的蛋液就要在海面上流淌,我的口水也是。阳光柔和的就像是暖光灯,在和云的相互作用下,让我们的每张照片都带上了自然的滤镜。风吹动发丝,掀起海上的波澜,我的脚在清澈的海水里和碎石相伴,等着下一轮浪花向我袭来。

 

回去的路上买了两个虾饼,就倒头大睡。

 

醒来已经是中午了,原以为就我一个人睡下,睁眼发现倒下了四个人。商量了一番决定去石螺口的海滩看日落,罗叔飚着车,车棚和树叶互相摩擦着,风的声音,发动机的声音,我们的声音,全部混在一起,在一个小小的空间里被无限的放大。


评论
热度(1)

© 庶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