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ke sunday,like rain

关于

2016.9.10

1.

早上起床才发现是教师节,抓起手机就给老师们发去微信。从前从未如此看重过,反而是离开之后深觉老师们的好,多希望听多几句教导,让我留在教室里,再开几次不过分的玩笑。

 

2.

开学一周就过去了,在没有网络和信号中挣扎着过日,本身上网就非必需品,可是当一切的社交都存在于网络时,脱离它就遗世独立了。尽管想要看看书,却没办法是kindle连上网获取书籍,那么如今连看书都需要依靠网络了。毕竟学校的图书馆实在是相当令人难堪。这一周没有在忙什么,无非是按照课程的安排走完了一周,可是刚开学还带着些浮躁的我就用着相对空闲的时间,去思考自己的计划和目标。这一周内没有背过单词,只看过一本书,没有预习,没有在课后马上整理笔记,但是相对从前更容易投入学习,只是在课后似乎没有办法长时间的维持这一状态。

九月的广州,从我初来乍到就一直下着小雨,往往就在这样湿凉的天气中昏昏沉沉,窗外是微暗的天色,加上桌前暖橙色的灯光就令我整个人松懈起来,在每次回到宿舍之后就坐着发呆,把一天下来紧绷的精神都发散出去,就像一个泄气的气球,发出风挤出的声响,再软趴趴的倒在床上。等把被子一撑开,眼罩就盖去了今天。

蜷缩在被窝里,等着床垫缓解我的腰疼,将被子的一部分垫高左腰,听着宿舍里窸窸窣窣地歇下。

 

3.

最近学校的组织一直在增补,其实对我来说也极具诱惑力,但是内心的天平似乎摇摆不定,对于获得较大的自由时间和空间,我依旧不舍得放弃。最后问了好些朋友,还是决定珍惜学习的时间,毕竟经常和说不上多好的人一同聚餐既浪费我的时间也在一定程度上加重了我的预算。

我似乎一直更倾向于“自由”,但这到底意味着什么,我却无法下个定义。我渴望且追逐着自由,但是呆在一个空间内消磨是否是真正意义上的自由呢,还是我只是希望“孤独”?

这一切我都不曾得知。

 

4.

很多人开始决定要考研和双修,目前就我而言,我没有任何以上的两个想法,毕竟我并非有多喜欢学习,但也这也不代表我喜欢工作,大概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我只是想要放眼在当前,至少先好好学习。

宿舍里有两个人跟我聊过双修的话题。对于a我似乎不太高兴,但是b就让人觉得有想法。

A说自己想修商务英语,因为英语太差了想去考专八,可是周末要上课就没有办法出去玩,最后因为这个没有办法考专八就放弃了。

B是因为爸妈希望,大概觉得中文系没前途,但她本人不太愿意双修,于是我告诉她如果你没把握能够交代好两份学费,那就选择去跟爸妈好好谈谈,于是她就欣然接受了。

对于a而言,双修不过只是为了考专八,可是对b而言,双修意味着学业上负担。放弃双修对于a应该毫无意义,其实双修这个想法大概也只是大家都在谈论时衍生出来的无意义的产物。

反正在思想这一层面上,我觉得自己无法与a过多的交流,但不否认她是好女孩。我时常主张“不一定”,她主张“绝对”,这已经很难进行更深一层的交流了不是吗。

凡事无绝对,是我一直秉持的信念,而“不一定”我也总挂在嘴边。就像去年黄河岸边说的,“如果你到现在还问我是好人还是坏人,那你想法太肤浅。”

 

5.

今天下午本来打算将日文歌全部标好平假名,结果躺在床上看了下《声之形》就跑到阳台坐一下用流量看完了。

一个人在阳台头抵着墙抽泣。

我不知道自己算不算曾经霸凌过别人了,但至少我认为的年少无知,曾给别人造成过很大的伤害。尽管很多年前,我就开始反思自己,但是做过的事情总是不能当做没有发生过吧。如果算是霸凌,我真的很对不起。

还有那些很久没有联系的朋友呀,是否可以想从前一样再一起谈话呢。

从小时候一步步走到如今的我们,对于从前和未来,有什么想法呢。无法释怀的事情累积起来,无法跨越的事情也积攒一边,两边摇摆不定,无法前进。果然不论长了多少年岁,我的胆子也不见增长。

这样就会束手束脚了不是吗。

 

 

不知道还有什么要说的,就先到到这吧。


评论
热度(1)

© 庶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