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ke sunday,like rain

关于

2016.9.22

2016.9.22

 

1.

回校的时候在车上看完了《你的名字》。

虽然看的是标清的版本,但是画面真的很美,有层次的天空,陨石分散的模样……在汽车上看着就哭了出来,尽管动静不大。想着要是能上映就好了,要是能在电影院里看一次就好了,那种画质和音频才对得起这部片子的质感。

有一天我也会忘掉一个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人的名字吗,在时光的推移当中渐渐失忆,对那些曾经的铭记于心的往事感到模糊不已,越走越远的同时也越来越忘事。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希望你在路上看到我,可以认出我。

不需要你鼓起勇气对我打招呼。

 

2.

中秋的时候去了一趟舅舅家,本来打算跟妈妈过一次“二人世界”,结果还是被拉着去亲戚家一同吃团圆饭了。下午和表哥表弟到茶餐厅坐了很久,聊了很多。表弟今年才五年级,听着我和表哥一直讲些有的没的对于过去的种种,一头雾水。而我们两个也在不断地回忆当中谈了很多对于未来的憧憬和从前的无知的苦笑。有一个很是令我感动的个点,表哥说当时他跟大家(亲戚们)说应该给我一个房间,又不是没有,我也大学了。我莫名的眼眶就湿了。很多时候,大家都觉得我有些叛逆,但是我总觉得自己乖巧总在一些隐晦的地方,比如为了省钱死都不愿意去箍牙、为了省钱拒绝去上外教课、为了省钱不要买衣服……但这些在家里人眼里都很奇怪,现在看来我也不明白我那些没必要的小心思。

也是我这个人执拗的点吧。

一直很想要个自己的房间,但是当时也没有提出来,妈妈问我的时候,我说随便吧。后来,我还是有了自己的房间。

什么叫做随便呢,有时候真的就是没有办法做决定,选择好呢,家里就要多花一笔钱,选择不好呢,家里就多挣一笔钱。这样交易对于我来说太难了,于是我把决定权交给妈妈。当时一直对自己说,有就有吧,没有就算了,这么多年也就这样过来了。

但是我想说,其实我真的很爱很爱妈妈和哥哥。

你要是问我怎么个爱法,大概就是可以牺牲自己的程度。

一定没有人比我更爱他们了。

 

刚开始只是单纯想要记录一下,结果写着就不受控制了。就像弗洛伊德说的,“在某种意义上,我们每个人都有点歇斯底里。”表面上冠冕堂皇的时候,内心早就狂乱不已了。我总想着要放荡不羁一下,才发现越是想要放纵,越是离不开沉静,两者相辅相成,在内心纠成一股麻绳。

爱与恨,也就这一绳之隔。

生与死亦然。



3.

关于乔任梁,默哀。

不论在从前哥哥的死,到如今乔任梁的死去,舆论都是压死他们的最后一根稻草。人言可畏,也可致死。我衷心希望网路上少些言论暴力,多些真情相待,尊重他人的努力成果,不要用随意的唾骂来诬蔑他人的骄傲与尊严。

期待有一天,网路真的可以实名制。

制裁那些口舌肮脏的人,剔去他们丑恶的嘴脸。

评论
热度(2)

© 庶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