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ke sunday,like rain

关于

棗年记事·序言

想写这篇充满未知数的“东西”因为上课的时候被现当代老师要求去看萧红所著《呼兰河传》。早前在日记也有提到这个缘故,但因为写作的动因确实源于此,所以才会反复提及。

想要让自己的生活的点滴被完整地记忆和保存,打算用自己蹩脚的笔触记录下来,至少以后也能有矫情的资本,对着回忆也能留下几滴热泪。

 

 

生活在深圳这样一个城市十九年,不提家财,至少在见识上并不短浅。长大之后才发觉其实自己并不太深爱的这里,它带着些许嘈杂和冷漠,更现实的说法是除了大商场和朋友家也找不到什么方便又舒适的好去处。身为一个没有农村的地方,它多少带些冷淡。飞机窗外的深圳,是交错纵横的灯光连成的线,像是血管一样聚集在一个点上,那个点就是心脏,不灭的灯光,如同持续跳动的脉搏,燃起了这个城市的生命。看不清天空中的星辰明月,只能望见被灯光染黄的深蓝,在天与地交汇的地方渐变出个调色盘。记得当时航空管制的时候,飞机在空中不断地盘旋、反复穿过云层,就像我的思绪,在烦闷和喜爱之间交替。这座城交织着我的悲喜,十九年以来的年少无知到初为成人的欣喜的过程,目前就发生在这里。我所有的亲朋好友都在这里:一同求学一同玩乐,看着互相身高一点点起来、体重也一点点起来;哥哥们一个个走进婚姻的殿堂,侄子侄女们一个接一个的降临人世;而我也一样,发现自己从想逃离一切变得学会理解和接受。

 

如今回想到从前的种种,也不完全记忆深刻了,那些记录着成长的瞬间都很是模糊。比如我早就忘记了为什么会与某某结怨,为什么个子突然就拔高了,什么时候第一次月经初潮,对谁谁得到有着超越朋友以外的好感……总是忘了那些值得珍藏的瞬间,碎片式的记忆,拾不起的过往。打从自己出生成为一块称为“人”的肉块时,我被赋予了见证这个世界的使命,而我身边的人,就将我纳入他们的使命当中,我的家人也被放进我的世界,这种相对而言的见证,是我睁开眼的时候被认定的,无法否定与拒绝。

 

一直哭不停的红色肉块,也就是我,被剪断了我与母亲长达十个月的联系,在持续的啼哭当中,降临于世。睁不开的眼睛就像被胶水紧紧封闭起来一样,只在母亲眼里才可爱,外人眼里就是一个外星人模样的新生命。从爬到学会走路,不自觉的就成了一个本科大学生,在这个过程中见证了无数的生死轮回,看着降临,送着归去。

 

到底什么是生命,什么是生活,什么是你,什么是我。大概需要一辈子去弄明白,所以我想写,想记录,之前迷茫的我,想在这段为期不短的时间里去寻找一个答案。

 

生而为人,到底是为什么。

家人与朋友又是什么。

 

带着这些问题,我就开始了属于自己的时空旅行,时光啊,请你倒流吧。


评论
热度(2)

© 庶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