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ke sunday,like rain

关于

2016.11.3

整个十月就只写过一次,整个十月都浸在名为颓废的自问的河水里喘息。

 

1.

这之前,我与宿友有过些她没有意识的所谓矛盾和摩擦,大多是我自己强烈的独立主义的原因,不喜欢被偷窥、管制和过多碰触。后来经过一段时间的自我沉淀和朋友的安慰下,我得出一个很理性的结果:同学是同学,朋友是朋友,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具有阶级性。

我很爽快地把她从朋友阶层拉到了同学阶层,对我而言既安全又相当有保障。我不用认为她怎样做会伤害到我,因为我们不具有互探真心的联系,我可以很漠然的面对她。从那一刻开始,和她也能够很好地相处,就像从前一样,但本质上是不同的。

理性得让我自己都害怕起自己,这些冷静又毫无感情的词在我键盘里刻向电脑上,而我的从前热烈的情感悄无声息的藏匿。

 

2.

    几周前跟朋友讨论了关于“谎报”兴趣的问题。

事情的起因在于我一个宿友在自己的推优海报兴趣一栏填上了“读书”,我奇怪的问道,你喜欢吗?她说喜欢,只是没有时间才没看。

前提是我并不讨厌她。只是从她的身上看到了折射出来的东西,那些虚假的成分。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溢满我们的细胞和血管,最终在动静脉撑不下去的时候,被割开的那一刻,喷涌出来,在死亡周边留下丑恶的印记。

我问自己,你有吗?

我肯定的回答,有的,没有人没有。

我们总是用尽全力地去填满空虚的自己,用尽一切辞藻来构建一个全新的自己,在网络上,在现实中。没坚持做完的事情,往往是时间所迫;没好好的了解过的话题,总是匆匆的装作了解;明明毫不知情,仍然绞尽脑汁去猜测。

朋友们一致认为我宿友这样做很正常,不应该去管他人的选择。后来想想这样的想法实在是正确的吓人。

脑海中闪过一个想法:“你是她,你也认为自己一直爱着读书。”

 

3.

学校很多活动的宣传语都一致,只要参加就可以加综测分。综测分正是让我与奖学金擦肩而过的关键。有人想要攒这些综测分,于是很积极的的参加组织和活动。而我大概是学校里的小部分异类,不参加任何组织和活动,不是因为自己是个性格不合群的人,只是学校里的一切,都太令人失望了。从一开头宣传组织和社团就围绕着综测分,就已经令我倒胃口。

我总是在字和歌之间度过。

大学最好的地方,对于我来说,是时间。

 

4.

十一月注定是个忙碌的月份。

课题作业策马奔来,自己给自己定的书单排的很长。

谁能想到《三体》那么长,又好看的不像话呢。

 

 

 


评论
热度(2)

© 庶棗- | Powered by LOFTER